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浅墨微痕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命中那些女教师  

2012-06-21 22:08:34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/墨儿

 

生命中那些女教师 - 墨儿 - 水墨斋(墨儿原创)

 

 时光的流里,总有些浪花,会不时地跳跃在你的心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——题记

 

等车的间隙,立于巨大的树荫下。阳光自树叶间透下,有些迷离。眼前是来来往往的车流人流,一如奔跑的时光。回望时光深处,生命中的那些女教师闪闪腾跃着。

首先启蒙教师陈便是个女子,笑意盈盈,有着和蔼的眼。最忘不了的是她执鞭的样子,教鞭随着她的手跳跃飞舞。初入学堂的我,认为那是最最美妙的姿势。总是在私下偷偷拿了棍子照着比划,想着自己也如她那般的潇洒自如挥斥方遒。终是孩提时的一个梦,后来我竟没有拿过教鞭。

语文老师江是下乡知青,上海人,娴雅端庄。有着高挑挺拔的个儿及微卷的发,还有浅浅的笑。最难忘的,还是她温柔的声音。不是多美妙的声音,甚至有些许沙哑。于我而言,却是慈母般的温暖。那时,对于老师,我们是敬畏着的。唯有对江,心中少了那份畏惧与局促。课间,她总是会和我说说话,问些生活上的事儿。看着我冻得发红的手,她说,让妈妈织双手套吧,不分手指的那种,戴着暖和。再织一双露手指头的,可以戴着写字。我不知道妈妈会不会织手套,家里也没有绒线。那时我只见过五指分开的手套,老师说的这种,直到多年以后才看到,那么美丽可爱。等我的女儿上学了,我执意给她买了这样的手套。因为我相信,那是最暖和的。因为指头没有被隔开,可以相互取暖。江只教我们不到一年,便回上海了。走时,好些同学都哭得什么似的。当然,也包括我。以至于后来只要说到上海,便会记起江。虽从此断了音讯,江却是留在我心底最清晰与温暖的一个。

音乐老师曾是个漂亮女子。非常惹眼的那种。那时,对她的美丽优雅,我只有仰望。还记得她,除了漂亮外,是因为不时地还能碰到。尽管她不记得我,尽管她早已改行。如今,青春虽逝,美丽褪色,她那份时尚自信却依然。她让我相信,人可以优雅到老。

英语老师huang是美丽又泼辣的那一类。那杏眼圆睁的样子,不时地会在脑海闪现。huang板书的速度就象她的语速,又急又快。那时她跟另一男老师在恋爱,常肿着眼睛给我们上课。想必是常哭的缘故。因而那时对恋爱的猜测竟是痛苦大于欢愉。内心免不得可怜起老师来。隐隐地对恋爱的憧憬只剩下惶惶然。下意识地竟有独身的想法。但那终究是孩子的臆想。huang后来嫁了那个男老师后改行了,如今也不时地会遇见。含笑满足的样子。想起往日自己幼稚的思想,不禁莞尔。

后来的专业老师黄,有着好听的声音及迷人的笑容。每次见她就如见到快乐。看着她,起皱的心也会变得舒坦。那时的学习压力已没有高中时的重,因而相处也轻松愉快得多。后来曾回去过学校,她还是那么快乐,尽管孩子已上大学,却依然青春勃发。我终于相信,心态可以决定容貌。

也许这些老师根本不知道我记得她们,更不知道留在我记忆中的她们是什么样子。可是,我却记住了。

人来人往,我们都是他人生命中的过客。有人走过了无痕迹,而有人,却会留下或深或浅的印痕。

我相信也有人记得我。这便足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1)| 评论(16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