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浅墨微痕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印象 关西围  

2012-10-24 21:00:55|  分类: 漫步闲游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/墨儿

印象  关西围 - 墨儿 - 水墨斋

  

秋日的午后,天空是明净的蓝。太阳斜射下来,竟有夏的热辣。在关西围屋的高墙下留下巨大的一片阴影。我们就在这阴影下抬头望着那高高的院墙与门楣,开始听导游讲围屋里的故事。

客家,一个没有根的称呼。客家人,从北漂到南,多聚族而居。

印象  关西围 - 墨儿 - 水墨斋

  

望着围屋高高的墙及墙上的枪孔炮眼时,我知道,因生存环境所限,客家人是一支没有安全感的民族。为求最大的身安与心安,他们建造了围屋。围墙下部采用三合土掺糯米夹卵石夯筑,上部为青砖砌筑,墙厚近1米,坚固无比。为抵御外敌及野兽入侵,将自己安顿在坚固的堡垒中,应是最稳妥的了吧。

初入围屋,是一扇双开的三重门。第一重是厚实的木板门外包着铁皮;第二重是护墙内五根粗大的门杠横栏大门;第三重是从二楼贴墙落下的千斤闸顶死门栓,还有为防火攻的注水孔。足见以往客家人防御、封闭、隔世的存世心理。

印象  关西围 - 墨儿 - 水墨斋

 

走进围屋,门楣古旧,新苔旧痕,巷门重重,院落深深,我有一种恍如隔世的错觉。

当知道围屋主人的姓名时,我相信当时没有人如我一般的感到亲切,一种他乡遇故知的亲切。或许这是所有客家人共有的情愫。当看到正厅的堂名时,我确定自己与这屋子里的人有着某种渊源。一直将生活着的这片土地当作自己的故乡,从未追溯过先祖的出处与足迹。在围屋,我看到了大致的脉络。许是轻惩我的无知,在围屋里被虫子蛰过的皮肤至今还隐隐痒痛。

脚下的鹅卵石路泛着幽幽的光,诉说着那些过往时光里的离合悲欢。那对石狮昂首而立,那是百年如一日的坚守。一扇扇门窗里关着的,是经年里那些过过往往悲悲喜喜。

印象  关西围 - 墨儿 - 水墨斋

 

幽深的巷道旁是高高的院墙,一侧的屋楼早褪了朱颜,新挂的灯笼却红得耀眼。想起《围屋里的女人》那个叫豆苗的女子,新婚之夜新郎暴死成了寡妇后入住围屋。十八岁的少女难掩青春的美丽,青春总会有些故事,幽深的大院关不住少女对爱情的渴望。当为世俗不容的情感催生了所谓的恶果时,被割舌毁容致死的命运就等着她。旧时的围屋对于女人来说,安全之外,更是禁锢,一种身与心的禁锢。

印象  关西围 - 墨儿 - 水墨斋

 

如今的围屋依然有女人。那个在灶台前忙着做烫皮的中年女人,有着最为烟火的味道;那些在门前摆卖土产的老太太,脸上写着的,是安祥与温暖,仿佛我们的到来,从不曾打扰到她们的宁静。又或者,外人的到来,给她们打开了观望世界的一扇窗。我们到围屋看她们,她们在围屋看我们。互为演员与观众,戏里戏外,谁又能说清?

印象  关西围 - 墨儿 - 水墨斋 

透过三百年的时空,仿若看到那个叫徐名钧的富绅,领着妻妾儿孙奴仆家丁在此繁衍生息......

恢宏的九井十八厅,精美的石雕木刻,透出当年这个家族生活的奢华与精致。那些古朴而简陋的生活用具,应是这个家族没落的见证。

在那个动荡的年代,安身立命成了头等大事。于是有了那紧闭的厚重的三重门,有了那炮楼四角的瞭望孔及炮楼上的枪孔炮眼。我甚至能想像当时的人在此观察守望伺机而动的情景。透过炮眼,看到的是一片金黄与苍翠,熟了的稻子,依然青绿的树木与菜地。那金戈铁马炮火连天的场景成了某种记忆,围内人的惴惴与惶恐也已越走越远。

印象  关西围 - 墨儿 - 水墨斋

如今,围屋的大门不再紧闭,许许多多的人从围屋里走出,又有许许多多的人走进围屋。前者闯一番世界,后者读一段历史。

围屋里,人来人往中,沧桑之外,似乎还透着另一种鲜活与期盼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1)| 评论(22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