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浅墨微痕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又是年来  

2013-02-04 19:19:05|  分类: 生活印象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/墨儿

 

又是年来 - 墨儿 - 水墨斋

 

当红灯笼满树挂起,当车流人流不断,当爆竹一声响过一声,当这个城市一天比一天嘈杂,我知道,年,又要来了。

年年挂起的红灯笼,红彤彤映着整条街。在这人为制造的欢乐里我找不到喜庆的感觉,反倒嗅到了闹哄哄的气息。

穿行在川流不息的人流车流中,竟茫然不知所措找不到方向。陡增的人和车令这个小城不堪重负,车位紧缺,道路狭窄,蚁行在街上的车成了另类的风景。我不知道是城市建设与生活需求不相匹配,还是膨胀的人心与这个城市的容量不太搭调。总之,城市的空间被涌动的物体塞满,我常有窒息的感觉。

超市的年货琳琅满目看得人眼花缭乱却提不起购买的欲望,人头攒动的场面令人望而却步,喊叫的喇叭声一浪高过一浪更是吵得人头晕目眩。当感官和听觉遭遇绑架,浮躁的蚤子便不自觉地爬满心头。

发达的通讯缩短了祝福的路程,从以往的鸿雁传书到明信寄情再到短信祝福,感觉祝福也从传统的中餐转为了洋快餐。铺天盖地的短信,千篇一律的字体,无限量的转发,原来祝福与心情也可以复制。复制的结果是看着祝福心却麻木,再没有那种见字如晤砰然心动的感觉。

空气里充斥着的汽车尾气越来越浓,年的味道却越来越淡,于是开始怀念和回味儿时浓香四溢的年。

随着街口那驾黑黝黝的铁葫芦“嘭”的一声巨响,飘出的爆米花的香味是最纯正的年味,多少孩子围着它欢呼雀跃,等不及妈妈将它们做成米糖便急慌慌地往嘴里塞。那股香味,至今萦绕在我记忆的鼻端。紧接着,芝麻花生糕、珍珠糕、糯米酥、瓦片酥、云片酥等各式果酥竟相从大人们的手中香脆出炉,拨动着味蕾,丰富着鼻息,香甜着儿时的梦。如今的糕点虽花样频出琳琅满目,但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物品却再没有了儿时的甜蜜与浓香。直到现在我也相信,再没有比记忆里的果酥更香甜的美味。

那时的孩子喜欢过年,除可以享受新衣美味和压岁钱外,还可以肆无忌惮地疯玩。可以在收了作物的田地里打闹嬉戏追来跑去,可以从东家窜到西家从柴垛躲到床底地捉迷藏,可以上窜下跳地爬树掏鸟窝,可以奔来突去地玩打仗,可以毫无顾忌地玩得一身泥……

如今新衣和美食再也没了多少新奇与诱惑,这些在平日里早已得到满足,诱惑着孩子的是冰冷的电脑屏幕及屏幕里虚幻的世界。看着女儿满脸的专注,手拿鼠标操作熟练,对我讲的儿时的年味一脸茫然,我知道她过年最幸福的事就是可以呆在电脑前,玩她想玩的游戏,看她想看的动画片。我不知道她长大后回想起来,过年在她心中是否苍白得只剩下这些虚幻的电子游戏?!远离了现实的快乐是否依然还可以飘在云端?

犹记得跪在椅子上看父亲挥毫泼墨写春联的情景,门联、楹联,大大小小得写几十幅呢。红纸黑字,庄重大气。如今家家户户依然贴春联,但描红烫金花里胡哨的印刷体,再也没有那份生气与动感,更失了儒雅之气。

当妈妈说起当年准备年货的辛劳,家庭经济的拮据时,我终于知道她也不喜欢过年!原来,无论谁,有些美好只能留在儿时的记忆里!

想过年的愿望一去不复返,看着越来越多的人为了年而奔忙,甚至开始讨厌并祈求它尽早过去,如此嘈杂烦闷也就会快快走远。

这里的焰火很绚丽,而年,很苍白。

 

又是年来 - 墨儿 - 水墨斋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49)| 评论(38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