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浅墨微痕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清明记  

2013-04-05 21:16:11|  分类: 碎碎念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图文/墨儿

清明记 - 墨儿 - 水墨斋

 

清明,雨后。红尘,阡陌。

连日的雨让田间和池塘都是满满当当的水,小溪里也流水哗哗。油菜花早谢了,菜籽结得鼓鼓的,过不多久就可以收割了。在大片的油菜地旁,是太公太婆的墓。已先有人清扫过,只需上香祭拜。对于没有见过面后世又没有故事流传的先人,祭扫只剩某种义务。这说法或许有些冷血,可,却是事实。没有相互交会的情感在里头,祭拜只是一种仪式。太公太婆若在天有灵,应不会怪曾孙媳妇如此无礼吧。

 

大雨洗过的山林干净、透亮,满眼的新绿,脚下是厚厚的一层落叶。山野里各种虫子、鸟儿的鸣叫声汇成一曲交响。穿过这片林子,再走过一段狭窄的傍着山的田埂,转上一个小山坡,便是爷爷奶奶的墓地了。那段田埂泥泞不堪,豆豆从没走过雨后的小田埂,一个劲地喊滑。我们没有牵她的手,只告诉她,脚踩实地面慢慢走。她歪歪斜斜趔趔趄趄地走过,手还被路旁的荆棘划破了。不搀扶,只是想让她知道,有些路,需要一个人走。

墓旁杂草丛生,有荆棘,还有好多小漆树,豆爹拿了刀砍。我最怕漆树,一碰必过敏,浑身奇痒。之前因为不认识受了好几次罪,这回终于认清楚了这捣蛋鬼的模样。避之唯恐不及,赶紧逃开,四处转转欣赏风景。三叶草花开正艳,绿叶红花,是春最美的模样。又有一丛,娉娉婷婷立在枝头的是金银花。蔷薇已开到荼糜,有的开始谢了。去年曾见过梧桐树下满地的落英,美得眩目。今年春早,梧桐花早开败了,了无踪影。抬头,远山有雾气缭绕,雾间有大片的红,大叫着问是什么,豆爹说是映山红。我和豆豆都嚷着要上山去看,他说今天来不及了,何况雨天路滑。悻悻地收了赏花的念头,开始呆呆地望溪里的水草。柔嫩的水草随着水流左右摇摆,不知疲倦地跳着舞自得其乐……于是,在某一瞬间,花谢花开,草枯草荣,年年岁岁,生死轮回这样的字眼,如水草般在心底左右晃动,轻轻撕扯某根神经......

 

往另一条路,左拐,穿过一个村庄,再爬一段山坡便到了公公的墓前。坟头的杂草树木长得老高,坟前也有枯枝草蔓。

默默地除草,清扫,上香,祭拜。这一次,我依然眼眶湿润。想不明白那个声如洪钟挺拔健朗的老人,为什么躺在这里快六年了。没有谁说话,甚至连豆豆也不发一言,忙前忙后地为爷爷的墓地清理杂草。

记得在豆豆三四岁的时候,我跟她讲“死亡”这个话题,刚说了一句“每个人都会死”,她便蹦出一句:“妈妈,你什么时候死”?在对生命与死亡毫无概念的孩子眼里,这并不是一个刺痛人的话题。经历了爷爷的离世,豆豆对死亡有了具像的了解。后来她曾问:“现在的医学越来越发达,人的寿命应该越来越长吧”?我相信这问话里有着对生命的敬仰与对死亡的惧怕。

刚学会走路的豆豆曾在老家呆过一年,期间她的爷爷常将她背在背上到处转悠。退休回老家的公公闲不着,有空便侍弄着果园和鱼塘。有一次周末我回去,豆豆似乎生病了,一定得我抱着,即便睡着,一放手也哭闹不止,却无其他症状。因为之前有母亲传的经验,我知道豆豆是受了惊吓。按着习俗要人给她洗脸(洗过脸的毛巾再给孩子擦三遍),除公公外,家里每个人都洗了,依然没有效果。我认定是公公的大嗓门吓着了孩子,坚持要他也给洗。洗过后的当晚,豆豆便不哭闹了。至今我都奇怪这收惊的法子怎么那么神奇。

嗓门大得能吓倒孩子的老人如今却无声无息躺在这里,长伴青山。这是那场突如其来的灾祸的结果。人生有太多的不可预测。而可以确定的是,不管以何种方式,归于自然,遁于无形,这是每个人最终的归宿。

回程路上,细雨绵长。一如这长长的思绪,绵延不绝。

 

清明记 - 墨儿 - 水墨斋

   

清明记 - 墨儿 - 水墨斋

 

清明记 - 墨儿 - 水墨斋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9)| 评论(19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