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浅墨微痕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林间漫步  

2013-05-11 23:37:15|  分类: 漫步闲游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图文/墨儿

行走林间 - 墨儿 - 水墨斋

 

其实这只是一段堤岸,我却将其视为一片森林,一片长满香樟的森林。

早上的林子很静,除了各种鸟鸣,就只听到自己的脚步声。初夏,遒劲的枝丫托住的依然是满眼的新绿,林间的草也繁盛,油油的在风里摇曳。植物的清香在空气里弥漫,我努力地让肺做深长的运动。

忽然有轰鸣声传来,原来是江上采沙的船开始工作了。清梦被扰,我开始加快脚步,欲将那喧闹甩在身后。

往前,沿一小径左拐下行,踩过厚厚的落叶,堤岸临江有一处开阔地,芳草萋萋,江水茫茫。绿茵上有几头牛在悠闲地吃草,却不见放牛的人。我慢慢向它们靠近,两头小牛好奇地盯着我,母牛却自顾自地吃草。当我举着相机对着它们不断按动快门时,突然感觉脚踝处有什么东西在蠕动,吓得惊跳起来。我相信自己最怕的动物应该还没有到出动的时候,可看着脚下密密的草,依然胆战心惊,再不敢逗留。

岸堤下有不少人家,却几乎不见人。农家在巨荫掩映,翠竹拥抱下,安静地睡着。有不少楼房,也有不少老房子。老房子里几乎没人住了,瓦屋顶上是厚厚的一层落叶,还有青苔,有的某处已塌陷。我想起垂暮的老人。我正看一栋老房子的时候,一个男人问我在干什么,我说这瓦屋顶好,只是看看。他说好什么呀,动不动就漏雨还会藏蛇,我们现在都住水泥砖房了,结实得很,下冰雹也不怕。说着他开了老房旁边的一栋新楼房的门。可我知道,这种瓦屋顶的土坯房冬暖夏凉。却在现代文明的冲击下摇摇欲坠。这或许是发展的必然。一种事物的兴起,常以另一种事物的消亡为前提。我不算是很念旧的人,却恍然生出一种不舍。

又一人家,屋旁的那一大丛绿有着说不出的生机,一边的益母草开满紫红的花,有蝶儿翩飞。忘了之前的恐惧,我禁不住往前的脚步。追寻美是需要代价的,这一次,小腿被蔷薇的刺划得生疼。

有方池塘,岸上有几十只鸭子在休息,联想起可怕的禽流感,不由的加快了步子。

早已听不到采沙船的轰鸣。我在林间徜徉,只听得雀在枝头欢唱。低头,在一大片的落叶上,竟缀满好些白色的花瓣。抬头寻找,却找不到这些花瓣的源头。春已尽,树上已无半枝残花。地上的落英却证明这里有一棵开过花的树。

忽然闻到板栗花的香味,这种味道很独特,甚至不能说是香味。母校的校园里就有几棵,我常闻得有些晕眩。所以记住了这特殊的味道,青青校园的味道。

这片香樟的尽头是一个集市,偶有人路过,拿着从集市里买回的货物。当我拿着手机看信息的时候,对面走来的一位老人指着挂在我手里的相机笑着说:“我以为你捉了只小鸟呢。”呵呵,要是我能还能捉小鸟该多好。

有两个男孩折了树枝在比划着哪根做弹弓更合适,发现不理想又往树上爬。我想起儿时的玩伴爬树掏鸟窝,据说有时还掏出一条蛇来,我常分享他们掏来的小鸟和鸟蛋。

再走一段,在这寂静的林里,除鸟鸣外,忽听得“咚咚咚”的声音。好奇地抬了头寻找,在一根斜出的竹上,一只小小的啄木鸟正有节奏地啄着。一旁的树上另一只鸟儿似是在给它伴奏,欢唱着从这个枝头跳到那个枝头,每唱几声,啄木鸟便“咚咚咚”地应和,妙趣横生。竟比“蝉噪林尤静,鸟鸣山更幽”的意境更甚。

太阳几乎到正中了,在林间投下斑驳的影。悠闲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,我在这个两千多米长的堤岸,不知不觉消磨了一个上午。转身,离去。且将某些念想,留在这文字里。

 

林间漫步 - 墨儿 - 水墨斋

  

林间漫步 - 墨儿 - 水墨斋

 

   

行走林间 - 墨儿 - 水墨斋

 

林间漫步 - 墨儿 - 水墨斋

 

行走林间 - 墨儿 - 水墨斋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2)| 评论(26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