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浅墨微痕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闲话名字  

2013-05-08 22:37:22|  分类: 生活印象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/墨儿

 

闲说名字 - 墨儿 - 水墨斋

 

都说名字仅是个符号,用以识别人的个体,可很多人却喜欢将希冀愿望或美好意境寓于其中,且力求读来悦耳。

也曾给家里不少人取过名字。首先是叔叔的女儿,生于寒冬,因我喜欢雪,愿她如花般美丽,而取之为雪妍;然后是小侄女,母亲说她命里缺水,我便以玉涵唤之;再有,表弟有一次来家里玩,聊起将要出生的孩子,他说无论男女,均取名刘健。我脱口而出:“还不如叫刘畅。”之后生下的女儿他竟用了我戏语的刘畅。

为他人取名字轻松惬意,父亲给我取的名字却给我带来不少纠结。

上小学时,父亲带我去报名,老师登记我的名字,父亲耐心地纠正,从那时起我记住了自己名字的写法,而且知道自己的名字有些不常见。

从来不知道老师也会念错字。三年级的音乐课上,新来的老师点名让我唱歌,但是念错了,我坐着不动。老师换一种读法,还是错了,我依然不动,还引来满堂哄笑。其实那绝对不能算一个冷僻字。最后同学们告诉老师正确的读法,我才站起来唱。回想起来,我都不知道当时自己怎么那么倔。现在有人念错我名字,有时我便笑笑默认,懒得纠正了。

类似的事情不断地遇到。初中的美术老师把我的名字读了三种音都没有念对。那时我开始不喜欢父亲给取的名字,要求改名,父亲不让,便偷偷自取了名写在课本上。当然仅是一种自鸣得意的意淫,只有自己喊自己,没敢让老师改,作业本上还是乖乖写上原来的名字。

高中的数学老师至今也没喊对我的名字,他一直把声母“L”念成“N”。反正听起来差不多,而且和我喜欢的一个字读音一样,所以我一直没有纠正过。之后的老师同学倒没念错过,只是同学偶尔拿我开涮时故意叫错。他们叫的,其实是一位香港歌星的名字。

后来发现其实自己的名字像一幅美丽的山水画,有着悠然缥缈的意境,而且改名也似乎是件麻烦的事,便不再思忖,且开始喜欢上了自己的名字。

然而工作之后,常有人将自己的名字写错。不过不是什么重大事情,也影响不了自己什么,一个符号而已,没必要较真,也就一笑而过。

可是去年的那次出游,错写的名字却带来一番困扰。机票是同行的朋友定的,拿到手一看,我的名字三字有两个字是错的,写成了谐音的另俩字。当时旅行社的在场,她说这下麻烦大了,登机得用身份证,这一个字错了可能还好说一点,俩字全错,恐怕登不了机……

虽说最后另想他法总算解决了登机问题,我却为此郁闷了好一阵。一则交往了好几年的朋友,竟连名字也会弄错,何况在一个实名注册的网里也曾你来我往地交流过不少。这不得不让我重新审视这个人的诚心;二则又开始纠结,想改名字的念头又“沉渣泛起”。呵呵,也仅是冒了个泡,倏地又沉入海底了。毕竟,这名字跟了自己几十年了,贴了的标签,哪能说撕就撕了呢?真改了,自己都要觉得别扭,何况他人。写错,是别人的事,用对,是自己的事。

况且,这不是还有网络任由自己取名字的么?说到网名,第一个便是QQ名了,八年前申请QQ时取了临窗听雨,几天后一查,好几百个,便觉得没了意思,于是改了桑林紫陌,且沿用至今。因喜欢墨香,在网易里就用了墨儿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5)| 评论(17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