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浅墨微痕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过敏过敏  

2014-03-30 11:19:40|  分类: 生活印象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过敏过敏 - 墨儿 -

 

第一次知道自己容易过敏,是在一次接触过一种无名植物的种子之后。那一次,无知和矫情让我吃尽了苦头。

多年前的一个秋天,和同学去爬山,沿途偶遇一棵小树,结满了小小的圆圆的红色果实。无知的我以为那是红豆,忙不迭采来玩,第二天就浑身红肿长疹子,吃药打针不管用,还用了好几个偏方,折腾了一个多星期。其中有一个偏方是用偷来的韭菜熬水洗,一定得偷,且偷了被骂过最好。也许被偷的人太过良善,我没有挨骂,洗了竟没有效果。后来又听说杉树的皮可以治,又去木材厂拾杉树皮,依然没有效果。最后是舅妈去深山里挖来一种植物的根熬水洗好的。很久以后说起这事,有人怀疑那是漆树,可我问了度娘,漆树的果实不是红色的,所以,那棵赐我痛苦的树,至今不知道是何方妖魔所化。

因为不认识漆树,之后又有几次上山因接触了它而过敏,那种痛苦与难堪真是难以言说,连耳朵眼都是痒的。后来,为避免再遭它的毒手,我专门去认识那种叫漆树的植物。

然而它的“流毒”,以我想象不到的方式又一次侵袭了我。那一次,单位要立一块宣传牌,把旧的卸下,让我刮去油漆再用。我拿了小铲子刮啊刮,油漆刮完了,我却又一次成了大花脸。去医院打抗过敏药时,干脆就晕了过去过敏过敏 - 墨儿 - 。依然有人告诉我偷了韭菜来洗,可我不信了,更不想当小偷了。后来有人说大叶桉树熬水洗有效,便提了刀砍桉树的枝。不偷,我劫过敏过敏 - 墨儿 -

从此之后,我不光得小心漆树,对油漆类也敬而远之,甚至开始不喜欢七这个数字。这令人抓狂的漆树啊,我相信我和它上辈子是仇家。因为这漆树,后来上山变得小心翼翼战战兢兢,少了多少悠闲与惬意啊过敏过敏 - 墨儿 -

药物过敏史也有过,可那次明明做了皮试,也打了几天的点滴,一周后才出现过敏症状过敏过敏 - 墨儿 - 。那药好像是青霉素类的,具体都记不清了过敏过敏 - 墨儿 -

怎么也想不到,另一种让我过敏的东西竟是美味的芒果。二十年前的那个初夏,当我漫步在那个种满芒果树的城市,不由地就心生羡慕与向往。羡慕这个城市可以用果树当行道树,向往可以随手摘美味的闲适。曾经跟同行的同学说,要是生活在这里多好。

可是后来,当我享受完芒果的浓香与甘甜,换来的却是苦不堪言的尴尬:满脸的疹子,又红又肿的肌肤,还有痒得要挠破皮的疯狂。从此,我与芒果结怨,也断了去那个城市的念想。

恼人的是,弟弟的孩子竟然得了我的“真传”。有一次上山扫墓弄得鼻红脸肿的回来,这几年都不敢再跟去了。前些年吃芒果,嘴唇肿得跟什么似的,笑得我人仰马翻。弄得他一个劲地说:“姑姑,就怪你!”

豆豆和豆爹都爱吃芒果。看着他们就着一堆芒果大快朵颐,我常常有抓起就吃的冲动。想想可怕的后果,只有万分纠结灰溜溜地逃开。小小的鸡蛋芒是豆豆的最爱,一般是豆爹帮着削皮,不然就是她自己撕了皮再吃。昨儿看着她撕皮,果肉也撕去不少。本着节约的宗旨,我拿了刀给她削皮,顺便闻闻那奇特的果香。悲催的是,我又一次中招,脸颊、鼻子、耳后好几处红肿发热出疹子。过敏过敏 - 墨儿 -

我不叫郭敏,可为什么容易过敏?过敏过敏 - 墨儿 -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7)| 评论(15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