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浅墨微痕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六一前夕  

2014-05-31 21:19:38|  分类: 生活印象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六一前夕 - 墨儿 -

  

周六,豆豆月考完,下午开始放假。

三点去预约的蛋糕房DIY蛋糕。可是人多得很,得分两拨。豆豆看到都是来过“六一”的小朋友,“我不是儿童,怎么好意思在这里过儿童节”,立马掉头走人。

下一站,去了理发店,把头发剪得好短。她说,好清爽,好舒服。

豆豆忽然想吃烧卷子(一种客家小吃),但做得最好吃的那家店有些远,今天她竟然破天荒的愿意跟我一起走着去买。于是,甩开步子沿着江边往老菜场走。

山长水阔,江水滔滔。其实道路一点也不遥远险峻。只是看到流水满江,在远山的映衬下显得壮美。

豆豆说不要走木栈道,有些地方都被人踩坏了。是啊,百万人口的大县,天天傍晚栈桥上散步的人简直可以用川流不息来形容,能不踩坏木板吗?走栈道旁的水泥道,还有树荫呢。几个月的阴雨,昨天开始终于像夏天了,却有些燥热。

拐入小巷,豆豆说这里有些熟悉。我说当然,不远就是以前的家,还有你读过的小学。

买了她要的口味的烧卷子,豆豆提出要去以前住过的地方走走。难得她有如此兴致,以往去哪儿都要她爹载了去的。都是走大道,因此走过的小巷子屈指可数。

一路上豆豆很兴奋,一会儿说这几家店还在呀,这条小道还是原来的样子,我常跳上墙根这儿来走的;这儿也没变(两棵树挨着一旁的老房子,只留一点空隙),我常特地从这空隙里穿过去走;一会儿说哪儿哪儿变了,原来是卖什么什么的。经过老博物馆,说小时候曾来过这里看蝴蝶展览,好多好多漂亮的蝴蝶啊。当然,是标本。再后来,指着一片长满杂草的废墟:“放学的路上我常在这儿玩,采花捉虫子玩石子儿。”有谁知道,在人眼里一片乱草的荒园,却是孩子的乐园。

终于到了以前住的地方,楼下开理发店的夫妻还在,现在孙女都五六岁了。好多年不见,他们惊讶于孩子的成长速度,笑着说起豆豆小时候的故事,听得她瞠目结舌: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?!

一口气上了六楼,我说要不要敲门进去看看曾经的家,她说不了,这已经是别人的家了,我来过了就好。

然后,到周边的地段转了转,好多建筑和店面豆豆都说记得。特别是全生号大药房,煌上煌熟食店。还有楼后面那个大院子,她说里面好好玩啊,以前放了学常在院子里玩,可以跳绳,拍纸板、玩弹珠、还有玩沙子。是啊,那时她特别喜欢玩沙子,为此还特意给她买了挖沙桶和铲子什么的。如今,大院子不见了,换之以耸立的高楼。

既然来了煌上煌,豆豆爱吃的鸭脖那是必买的。

她说想重走一下上小学的路线。于是折返,一路上她说着上小学时的点点滴滴。某个同学就住在那个小巷子的某一处。哪家店门老是关着,哪个路口通向谁的家。还有,她终于说出五年级要转校的原因:就因为有一次数学作业做得很糟,老师怎么罚她,撕她的作业本,让她一个人站在教室外的走廊上重做,说她是没人要的孩子,后来考好了又怎么表扬她,可是那些表扬她听着觉得讽刺。小小的心里,已种下了对那位为人师者深深的厌恶。以至于心里只承认在那所小学读了四年,那个她所厌恶的五年级,一直视它为恶梦,欲把它删除,不愿回忆。忽想起豆爹说过这个老师打电话时噼噼啪啪地说一通,不容别人插嘴便直接挂电话,又想起当年小小的她泪流满面呜咽得说不出话来的样子,心酸不已。当时她只说数学老师不积口德太会骂人,经常骂,全班人都骂,没想到还有只针对她一人的时候。当年我和豆爹因为工作很少在家,没想到女儿为此受到如此歧视,而那时豆豆分到她班上不到一年。我震惊于老师这种不负责任的话,一时无语,揽着豆豆的手紧了紧。半晌,才问她听了那些话是不是真的认为自己是没人要的孩子?是不是因为作业要家长签字而我们常不在家没法签她才那样说?“才不,爸妈最疼我了。何况每次作业你们不在家的时候外婆都会签的。反正那个老师就是讨厌,超级讨厌!没有爱心,只看成绩。考好了就得表扬,太假了”。我跟着豆豆一起附和,这老师是有些不太称职,可能人格有些缺陷,但老师也是人,是人就有缺点,在某一方面,还得感谢这位老师呢,让我们早早知道生活并不全是甜的,周围并不全是欣赏你疼惜你的人,有的痛苦我们也要学会承受。又调侃地说,或许她自己就曾是没人要的孩子呢。豆豆表示同意。六一前夕 - 墨儿 -

如果可以重来,我再不会缺席孩子的童年。

转过那条弯弯曲曲的窄窄小巷,我们来到了校门口。学校的大门却已拆除,原来的一栋教学楼也被夷为平地,原来学校正在改建。豆豆曾上过课的教学楼还在,被一道新立的围墙拦在了校园里。曾记得她的画多次在学校展出,她说还有一幅画得最好的被裱好挂在教室外墙,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了,应该早就换了吧?对了,去看看刘老师吧。

刘老师是那时候教豆豆画画的老师,对豆豆的画一直偏爱,所以豆豆对他很亲近,路上遇见都要手拉着手。后来转学了搬家了,就没再去了。

去了画室,刘老师不在,只得遗憾地离开。

沿江边原路折返,遇卖酸菜的,豆豆说要。那老太忙拿来牙签让尝尝再买。说是自己的酸菜坛子老办法腌的,放的是冰糖呢。果然酸甜可口,便要了一份。中途在古榕下的石凳小坐,享用买来的零食。豆豆说卖酸菜的老婆婆真好,先让人尝,还装得满满的。让人心情大好。

回家,打开音乐,听《Let it go》,这是豆豆喜欢的一部动漫《冰雪奇缘》的主题曲。然后听《时间都去哪儿了》,听到流泪。

明天是六一,而豆豆的六一都已走了三年多了(在她的概念里,过了12岁就不是儿童了)。一起重温儿时的点滴,以此为念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7)| 评论(14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